外遇是預謀

 

2010年
蘋果日報 施寄青
外遇從來不是臨時起意,很多太太都以為搞外遇的丈夫是見色起意,所以把箭頭對準第三者,第三者是狐狸精,自己的丈夫一時被迷昏頭了。
又有一位政府官員為外遇而丟烏紗帽,他的太太高調支持,等他浪子回頭,言明絕不放棄丈夫。她識大體的言論不過是告訴第三者,我會堅守陣地,絕不輕言放棄,妳最好知難而退。
在這齣戲中,又是聖母瑪利亞與蕩婦卡門的拔河賽。一個男人與第三者陳倉暗渡3年,不以自己的前途為意,難道只是色迷心竅嗎?

不想再扮賢夫良父
其實這個男人早想走人了,他做了半輩子的好丈夫好父親,做得很累了,難道人生不能來點浪漫嗎?跟聖母生活絕對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事。
問題是這男人有色無膽,他該做的是好好開誠布公與太太談,感激太太為他生兒育女,大家相互扶持半輩子,但他不想再扮演賢夫良父的角色。這與太太好壞無關,只是他個人的選擇。
如果太太識大體放他自由,她是世間第一等聰明女子,因為對方即便回來,妳永遠也搞不清楚他內心想法,特別是迫於壓力回來,日後在床上,永遠有第三者影子。
萬一糾纏不放,他便該長痛不如短痛,絕情地搬走,不讓對方有半點僥倖他會回頭之心。當然在道義上,要自由的一方應妥善處理財產和子女,應大方的以財產來換取自由。至於第三者是否是自己的新天堂樂園,沒人敢保證,那是追求自由必要付出的代價。
在外遇事件中,根本不是好女人vs.壞女人,配偶vs.第三者的問題,而是自由的問題。至於在婚姻中不斷搞外遇者,根本不該結婚。